網韻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獎助學金搜尋:    
法人暨私設
本校及公設
    
:::
::: 您的位置:首頁 > 家長園地 > 家長志工團 > 志工分享.友善列印,開新視窗
  志工分享 訂閱志工分享
     
 
推文至 facebook 推文至 plurk  | 回列表 |
志工分享列表
標題 家長志工校園巡守筆記本之一
發佈日期 2015/6/1
發布單位 生活輔導組
點閱次數 428
詳細內容

 

文/學生家長志工/林芳騰

每次三小時的校園巡守,沿路除了四季不同的花開、花謝是隨興話題外,家庭和小孩是夥伴們不變的、談不完的故事。每個志工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經歷不同的人生際遇。其中有幸,與不幸;有捨,與不捨;有歡笑,也有淚水。從這學期開始,我們試著開闢「家長志工巡守筆記本」園地,試著透過這塊園地,整理大家的思緒,也筆記彼此的心路,一起同甘共苦、相知相惜。本期以「失智」開場,因為父母年老失智,是大家心中最痛的愛,最甜蜜的負擔。 

一、失智的愛

最初發現媽媽罹患失智症,是因她找不到正確的電燈開關。

我遺傳了父親的青光眼,而父親因青光眼開刀失敗,兩眼幾近失明。父親在世的時候,她一定打開所有的室內燈,媽媽以為我和父親一樣的看不清楚,所以只要我假日回家探望她,她看到我回來,就會起身找電燈開關,只是她每次都找錯了用了幾十年的開關,媽媽患了輕度的失智症了。

而我不但遺傳了父親的青光眼,也遺傳了母親的糖尿病、高血壓等家族病史。有一次在菜園除草因血糖過低而昏倒,自此,媽媽每次都很自責的守在菜園旁的大樹下,盯著我工作,直到我拉著她一起回去才十幾步遠的家。

還好,她患的還是初期,所以對早年的記憶還瞭若指掌,有幾件關於我小時候的事,更是如數家珍,每看到我就跟我說,可說倒背如流,其中有一件事是她失智前從未提及的事。

那是民國五十幾年的事,一位住在八卦山另一端山腳下的三家村遠房親戚,有一次翻過八卦山到外公家作客,剛好媽媽帶著我回娘家,席間談到大哥久咳不癒,一直治不好,這位親戚說他有一帖藥方可以治癒,當下她也沒有多做考慮的答應他帶著我翻過八卦山跟他到三家村拿藥。媽媽說她可能當時心急,也就沒有想到我當時還只是國小孩童,可以跟著去,但,卻沒有想到一個小孩如何的獨自再翻山越嶺回來。

當年,我怎麼走回家的,我毫無記憶。倒是隱藏在她深層記憶裡的痛,失智之後才浮現,因為痛在心,痛在內心深處,痛在當年的無助。媽媽說她當時送我出門不久,她才意識到危險,她自責自己糊塗,竟不顧我的安危,讓我小小年紀冒著風險翻越八卦山,不忍也不捨,說著說著竟哭了出來,而這之前,我從未見過她如此傷心的哭泣。

媽媽雖然慢慢的失智,但,我沒有失去媽媽的愛,失智的愛,讓我體會最深層的母愛是最單純的,發自內心深處,即使往事都已不復記憶,卻始終記得「最初的心」。

或許這就是「華嚴經」說的「不忘初心」吧!

也或許媽媽的愛因為失智,所以潛藏於生命深處的記憶才逐一的被喚醒,好像銘刻在身體的印記。 

(本文獲聯合報第一屆愛的行動文學獎)

相關連結 目前無資料
相關檔案 目前無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