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韻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獎助學金搜尋:    
法人暨私設
本校及公設
    
:::
::: 您的位置:首頁 > 家長園地 > 家長志工團 > 志工分享.友善列印,開新視窗
  志工分享 訂閱志工分享
     
 
推文至 facebook 推文至 plurk  | 回列表 |
志工分享列表
標題 初次的椰林大道
發佈日期 2015/6/1
發布單位 生活輔導組
點閱次數 407
詳細內容

 文/簡媜

椰林,像兩支雄糾糾氣昂昂的隊伍,以標準的立正姿勢,凜然的英雄氣概,聳立於大道的兩旁。那挺拔的氣魄、劃一的排列,讓整條大道充滿著不可侵犯的蓋世之威風。

第一次踏上大道,我便有閱兵的感覺。

真的,從沒走過像大道這樣令我膽怯的路,而且還是在天空正藍、風正大的仲夏下午。

我想,我是椰林大道上有史以來最膽怯的小貴賓了。我真的只走到一半就走不下去了,這也難怪,一雙見慣了崎嶇曲折、羊腸小徑的眼睛,突然一下地看到坦蕩盪、直躺躺、高矗著椰子樹的大道,怎不倏地心跳加快、膽戰心驚呢?於是,我便真的怯生生地向後轉,回到大門口去坐著,任那吹到一半的歡迎號角,變成渾厚的暗笑之原音,任那為我而敲的傳鐘,不知所措地,敲完二十二響。

以後走椰林大道,心情就輕鬆多了。漸漸我發覺,其實椰林大道並非如第一眼所見的那麼直挺挺、硬幫幫。大道,原有大道之風風雨雨之狂沙;椰林,也有椰林之春之夏之晨之黃昏,以及晚霞掠影、深夜清光,美之種種。

春天的時候,椰林大道是最遜色的了,因為比不上兩旁情人道的花團錦簇、杜鵑繽紛。春季裡的情人道,是條最羅曼蒂克、最適合同行踽踽的花之小徑,而椰林大道則是車來車往、行人匆匆,弄得一身灰衣大敞,也吹不來片片杜鵑別襟上。春天,真是偏心啊!但是,當有一天,我坐在大道旁斜靠著椰子樹翻書時,偶然地抬頭看看天空,突然,我懂了。原來啊,椰子樹們是在天空中和春天打招呼的,難怪我看不到,而且椰子樹的心腸也是令人感動的,他們從空中把最細最柔的春風春雨給篩下來,去吹遍淋遍滿城杜鵑花紅。所以,當春天的影子在花心之最深處時,就是花朵的影子在灰衣之最溫暖處時。於是我明白,椰子樹原是很粗獷,也很柔情萬千的;原是很英雄,也很浪漫的;原是很個人的樣子,其實很細心地照顧著花呢!

大道的清晨,令我深深地記憶著,我相信我會記一輩子。

初春的某一個早晨,我的室友打開窗戶,很驚訝地叫醒了我;我探頭一瞧,也嚇了一大跳,窗外灰茫茫的一片,連最近的木瓜樹都看不清楚。那般濃的霧,在台大還真是少見。於是,我和她興奮地下樓去。濃霧中的校園,該是怎樣的意境呵? !

我想,我沒有辦法去描寫走在霧中的大道上那種不可能以文字言語形容的感覺。有點像夢中,眼前是灰霧瀰漫,身後是漫著濃霧。大道上只有霧,只有我和她,只有似遠似近的跫音在霧中散來散去。禁不住迴轉身來望一望所來所往;來處是霧、去處也是霧。把雙眼輕合上,只覺得,如在夢之夢中、幻之幻中;如在天外之天、地外之地。只覺得,來處不知、去處不知、身在何處不知?

漸漸睜眼,隱隱約約見前面有一黑色身影,彷彿在近處,又彷佛在遠不可及之遠處。我不知前行者是遠是近是人?後行者亦不知是真是假是我?又行,遠遠傳來一陣陣鳥聲,斷斷續續,但清脆可聞。鳥聲忽而在右、忽而在左,又似在前、又似在後。窮目不見鳥影,但聞其聲。若非在仙境,又在何處?若非遊於太虛,又在何處?

天光漸明,只見陽光自那雲層霧幔中掙著要出來,卻怎麼也破不開霧濃雲厚,便只好隔著霧幔,鳥瞰大地,忽顯忽隱了。我恍惚之神初定,回首望她,只見她衣上、襟上沾滿微露,而她,亦莞爾笑我,眉上、髮梢滿頭霧水。

大道的黃昏,是另一番的陶醉。像一首適合大聲唱的歌,像一大杯加了冰塊的冒泡啤酒。

那一次,我借了腳踏車去辦點兒事,回來時騎到一半路,忽然想輕輕鬆鬆地把大道輾上一遭。於是我就掉頭,從振興草坪開始騎起,瘋瘋癲癲地行了起來。大道上人少,所以我敢大膽地從左邊情人道穿過大道彎到右邊情人道,再從右邊情人道穿過大道轉回來,就這樣彎來彎去,心裡樂得什麼似地。兩腳有一搭沒一搭地踩著,慢慢享受晚風從發間過境的那種舒服。嘴巴張大著,雖然唱不出什麼好歌來,隨便哼一通也是很有意思的。徐志摩說,他曾偷嚐過不少黃昏的溫存。我沒他那麼風流,我是偷嚐了一大口黃昏爺爺的啤酒的那種快樂與暢懷。

相關連結 目前無資料
相關檔案 目前無資料